百佳小说网 -> 重生之符修 ->第96章 同归于尽吧
(上一章)“在下这就去也!恩人请多保重!”只见‘抢马贼’利落的翻身上马执起缰绳对着李燮一拱手马蹄顿时腾空而起,随着马匹一声长嘶,一个帅气的转身,那人已经消失在一片人群火光中。

“呜呜呜呜……你夺了我的马匹还叫我怎么保重啊?呜呜呜……”李燮一屁股坐到地上毫无形象的扯着嗓子嚎啕大哭。

“这次若是能活下来,我一定要学骑马!我一定要学会骑马!”发了狠似地狂叫声在四散奔逃的人群中只是打了个旋儿就消隐无踪。

第96章 同归于尽吧

大汉光和七年五月初八

颍川长社

残阳如血,泛着紫红色暗芒的天空阴沉沉的倾轧而下散发着让人不安的气息。m.lwxs520.com

乐文移动网骏马不安的踢踏着地面。整个长社弥漫在一种风雨欲来山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氛中。

皇甫嵩接过旁边亲卫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脸上的灰尘和血渍,眼神凶狠地俯视着城下不远处正在埋锅做饭的黄巾军。脸颊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牙齿更是咬得格嘣作响。

亲卫上得城墙低声禀告道,“大人,阎将军他们已经准备妥当,随时都能出城。”

“很好!今晚本将军就好好的烧他们一烧,让他们知道本将军的威名不是他们这些贫贱下民能够轻易践踏的!”这些天被围的憋气已经被皇甫嵩化作了滔天怒焰,恨不得将那波才啃皮食肉来以泄心头之恨!随着一声闷响,他手中的巾子被狠狠砸进了铜盆里,那力道把捧着铜盆的亲卫险些摔了个趔趄。

“大人威武,属下誓死效忠大人!”围在皇甫嵩身边的亲卫异口同声道。

“传令下去!待天色暗下,就让阎忠派人悄悄开小门出城点起火来,将波才那一伙给将军我烧个一干二净!去见他们的天公将军!”皇甫嵩神色冷峻地在亲卫的恭维下至嘴角勾起了一抹笑纹。

天空的最后一抹火烧云被织云仙子收进了锦囊,整个长社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

长社城中和城墙上点燃了一根根火把,黄巾军营寨中也接二连三的亮起了火光。皇甫嵩冷冷地看着那一片星星点火中,嘴角勾出一抹狰狞的笑来,蒲扇大的手重重对着城墙一砍!亲卫首领点膝叩首,悄然下得城墙而去。

长社右侧的一条小门随着一声极轻的吱呀声被推开了。一队蒙着口面一身黑色的士兵们牵着包着马蹄的马匹悄然出了城门。

半柱香的功夫不到,黄巾营寨中已经被火光包围,皇甫嵩看着不远处被火光烧红的天幕哈哈大笑,“让你围着本将军!本将军让你围!哈哈哈……波才!这把火烧得你如何?本将军也让你尝尝这被围着的滋味,哈哈哈哈……本将军要亲自擂鼓为将士们助威!传令下去!活捉波才者官封三级,其余人等跪地投降者不杀,反抗者死活不论!”皇甫嵩的笑容映衬着那漫天的火光是那样的狰狞和可怕,让人观之头皮发麻,心悸神慌。

这连日的战事不利已经让他仅剩的理智趋近耗竭。更为可怕的是,皇甫嵩是个疯子,还是一个压力越大越冷静的疯子!

“不好啦!波帅咱们营寨起火了!军中更是乱作一团,兄弟们都炸营了!”波才的几个渠帅火烧屁股的一窝蜂冲了进来一把将睡得不知道去了何方的波才给喊醒了。

“营寨怎么会突然起火?守夜都死到哪里去了?”窝在暖和被窝里睡得正香的波才就像被人突然塞进了一个冰窟里浑身登时冷汗淋漓。

“回波帅,那些兄弟全被杀啦!都是一刀毙命!”其中一个长得跟麻杆似地渠帅带着哭腔说,“波帅!咱们快逃吧!再不逃……您就危险啦!”

“不行!本帅不能抛弃自己的兄弟独自逃生!”波才咬着牙说,他抓起自己的兵器就要往外冲。

“波帅!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兄弟们才不知道怎么活呢!”另一个马脸渠帅抹了把头上的汗水和血水急忙说道。其他黄巾也七嘴八舌地纷纷劝告,“波帅!咱们还要在您的带领下找官军报仇啊!”

“……这、这……该死的官军!老子和你不共戴天!”波才双目游移,面上筋肉紧绷,终于他嘶叫一声,手上不再迟疑的在亲兵的帮忙下将铠甲披挂在身上——“等等!”他制止了亲兵们的举动,“随便给我那一套小兵的衣服来,”波才拧着眉头说,“我这身太显眼了!”

“可是波帅,这衣服没有半点防护,您要是……”

“没什么可是了,穿这身至少不会变成一个移动靶子给人打!”波才乾坤独断道。

“是,小的这就去!”几个渠帅这才赶忙叫人重新取了衣服来给波才换上。

待一切收拾妥当后,波才提着兵器在渠帅和亲卫们的拱卫下冲出了中军营帐。

……

“我的天啊……好大的火啊!”身上挂着件破烂儒衫的李燮两股战战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彷佛无边无尽的大火,“不行,不行,我得赶紧逃命!”狠狠甩了自己两个耳刮子,勉强振作起精神的落魄书生连滚带爬地冲进了胡跑乱冲的人群中。

……

在摩肩接踵的逃难人群中被撞得东倒西歪险些被活活踩死的李燮抹着汗好不容易窥见空隙将自己塞进一个比较狭隘的拐角处,“不行,我一个文弱书生靠着两条腿根本逃不出去,得先找一匹马!”他抹了把额头上的被人堆挤出来的汗渍,仗着自己瘦削的身形三拐两扭往黄巾营寨的出口踅摸。边跑边时刻注意着有没有空余下来的马匹。

“本将阎忠,乃是左中郎将皇甫嵩大人部将,尔等投降不杀!反抗者死!”

“将军大人有令!活捉波才者,官封三级!”

“活捉波才!活捉波才,跪地投降者不杀,反抗者死活不论!”

整个黄巾营寨原本就涣散的人心因为这一系列喊话更是乱成了一锅粥,马蹄踏伤人者无数,这个夜晚被鲜血掩盖。长社血蔽夜空。

“简直就是四面楚歌啊……该!活该!让你们绑我!让你们玷污我的名声让我斯文扫地!该!”在一座偏僻的营帐后面,李燮嘟囔着,费尽全身力气想要将那个趴在马匹上的死尸给拽下来。可惜百无一用是书生,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将那死沉死沉地像座山一样的士卒拽下马来。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没有马匹怎生逃命!”李燮急得是亡魂四冒,“不行!无论如何一定要逃出去!如果被捉住了,那我可就真的无颜见列祖列宗了!”想到自己被官军押着跪在刑台上在众目睽睽之下砍头,李燮顿时一个激灵,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让他将那具不知道有多重的死尸给硬拽了下来。

“天爷哟!一定是祖宗显灵,祖宗显灵!”李燮欢喜得眼泪都快飙出来了,他努力抱着马匹的脖子死劲将自己往马匹上面提——只可惜蹭了老半天除了把那温顺的马儿给蹭得不停打响鼻,半个身位都没能挪上去。

“借马一用,日后定有重酬!”

经历了无数失败还在不停地往马背上玩命蹭的李燮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大力袭来,紧跟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伴随着一声沉闷的撞响。他已经如滚地葫芦般扑通一声落了地,还险些被惹烦躁了的马匹踏个正着。

“咳……小兄弟,你没事吧?”那人看着李燮龇牙一笑。亲手将李燮拉拽起身。

李燮浑身一个哆嗦,瞧着这人手上那卷了刃的大砍刀和糊了满脸的鲜血,忙不迭的摇头说没事。

“不知道小兄弟能不能将……将这马匹让予本……咳咳,本帅……来日,来日……本人定有厚报!”那人显然是受了伤,说话连喘带咳,但双目却威严迸射让人不敢直视。

来日?有个屁的来日!今天要是不逃出去,你追到奈何桥去报答我吗?见眼前这人居然想将他的救命马给夺走,李燮登时气了个三尸神暴跳,人也倏地从地上蹦了起来就要找这个不讲理的人拼命——“呃……这个……”他蹦起的身形突然定格,眼睛也下意识地瞟了瞟那把翻了刃的大砍刀,嘴角抽了抽,理智瞬间回笼,“哈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要……您要这马匹……就、就拿去吧……拿去吧……”尽管心里痛得彷佛钝刀子割肉,他还是闭上眼睛用力挥了挥手大声说。

“这位恩人,在下来日定当报答恩人救命大恩!”那人对李燮郑重拱手道谢。

李燮将不时漂移到砍刀上的眼睛移到‘抢马贼’脸上,皮笑肉不笑的上前一步,“来来来,您请上,小的给您牵马,牵马……”识时务者为俊杰,哼哼,若真有来日、真有来日……老子必报这夺马之仇!李燮强忍着满腹的苦水和牢骚亲自上前给那人牵马、

“在下这就去也!恩人请多保重!”只见‘抢马贼’利落的翻身上马执起缰绳对着李燮一拱手马蹄顿时腾空而起,随着马匹一声长嘶,一个帅气的转身,那人已经消失在一片人群火光中。

“呜呜呜呜……你夺了我的马匹还叫我怎么保重啊?呜呜呜……”李燮一屁股坐到地上毫无形象的扯着嗓子嚎啕大哭。

“这次若是能活下来,我一定要学骑马!我一定要学会骑马!”发了狠似地狂叫声在四散奔逃的人群中只是打了个旋儿就消隐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