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佳小说网 -> 乱世之医手遮天 ->【第170章 】花瑾,语不惊人死不休
(上一章)地上被浓绿的叶子所覆盖,粘湿的土地上落满了绿叶子,形成天然的地毯。

还不时听见潺潺流水声,那里有有一处天然的湖泊。

正中央好像有一个人隐隐在水中游动,凭借游泳时肩膀一耸肩的,这个若隐若现身影,露出了大半个白希的香肩,那场面简直捂眼睛。

恍惚之间,那鬼斧神工的脸庞被铺散开来的墨发遮住了大半,他慵懒的动作让人呼吸一窒。

天神一般无双的男人甩了一把眼角散开带走水滴的墨发,快速朝岸边神速游去。

生寒冷冽的眸中满是霸气,狂傲而孤寂,坚廷的鼻峰下,刀刃般完美性感薄唇紧紧抿含着,那张薄唇上惑人的光泽伴着水珠的滋润而显的迷人you惑。

【第170章 】花瑾,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时本就是淅淅沥沥的日光犹如绵绵细雨一般,斑驳稀疏洒落在河边的枝桠之上。wWw.しωχS520.coM

璀璨如钻,耀眼如光。

湖边的树木与外围的树木相比较,湖边的大树高大而又茂盛,树冠弯曲盘延着,连接着无数交叉枝横变叶,也慢慢延伸开外,牢牢的扎根在湖边四周,将整个湖泊按压的死死的,看着让人有一种错觉,好像它们本来就是一体的,不留一点空隙,也没有让任何一丝水露泄露出来。

活力和生机因此而体现在整个深林幽深中。

淡薄的阳光洒落下树林深处,使晨曦的雾气渐渐消散,同时也显露出了大自然最鬼斧神工的一面。

钟灵毓秀。

阳光下,丛丛绿油油的小草和,开着这鲜艳的花骨朵儿,立于大树两旁,芬芳的气息浓郁而淡雅,充满着清新扑鼻的香味,让人闻见情不自禁的感叹。

好香,好美。

此情此景,犹可为是自然最美的点睛之笔。

这些花骨朵绽放在这个最特别得晨曦之中。

泛黄的太阳暖意而自然,圆如盘,隐隐的阳光洒满这天际,给整个清爽的早晨点缀这景物中流光面纱,平添了几分朦胧的美感。

这是一个巨大的的天然湖泊,伴随着阳光的照耀洒射下,前方隐约模糊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

男子游泳时一起一伏的动作优雅而高贵,又带着点点的懒散之意,让人看了禁不住屏住呼吸!

也忍不住想要向前走近看个真真切切。

好像这感觉已经不仅仅满足对于他那游泳时俊容的外貌。

伴随他水中上下的起伏游泳,那张性感的薄唇上色泽更甚。

阳光缭绕,他舒坦的眯着黑眸,发丝上水珠延着发尾滴下,胸膛也不知道是被什么熏的红彤彤的。

看着他一点一点靠近湖边悠然的走来,这让苏离洛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呼吸一窒。

看着眼前的男子,苏离洛琉璃眸微微眯起,没发现这妖孽竟然还有这么撩人的一面。

撩的快要让她快疯了。

他难道不知道每个人都有对美好的追求么?

渐渐走进,是一张颠倒众生的天神脸,如锦似墨湿了的长发披散着,他的轮廓像是被上帝精心雕琢而成,精美绝伦,面冠如玉,绝世惊华,一层洁白冰霜附于他纤长卷翘的羽睫上,鼻若琼,薄唇精致饱满。

简直就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没有之一。

也渐渐露出男子健壮的上身,比现代模特还完美的的身材一览无余,纹理分明的腹肌,滴滴晶莹的水珠从暖玉般色泽的肌肤上滚落,诱人心神,极其香艳,让人想情不自禁的摸上一把,试试触感是不是像看到的那般美好……

他的睫毛如一只蹁跹的恋蝶轻轻的扑扇一下后——猛然眨了一下,眼神幽深似古潭,一眼望不到底。

阳光已经慢慢渗入到和煦的微风中,一缕暖阳之光潜入这无边无际的黎明之中,璀璨的日光伴着晨光的香味。

“看够没?”

秦修言上来的一瞬间用他那修长的手指微微上挑,瞬时间,一件鎏金暗纹的金丝边绵软修长的衣袍麻溜的覆盖在了他的身上。

让一旁的苏离洛嘴角抽了抽。

啧啧,真没发现某人身材竟然这么好啊!

刚刚还悠哉悠哉的某人现在竟然穿衣速度那么快。

随即有瞅了瞅、看着那遮得严严实实的人儿,不由的摇了摇头。

该不会以为她是色狼吧?

以为她会揩油?

她有那么流氓吗?

看着那某人神色,好像吃了多大的亏似的,谁让你什么也不说悄悄的一个人独享。

“我要是说没看够,殿下还会来一段美人出浴不?”苏离洛痞痞流氓,期待的说着。

反正已经被冠上课流氓的称号,那也不能辜负了不是?

那神色简直就是一只馋于如久的小猫,丝毫没有得到满足。

仿佛再说着,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秦修言看着一脸兴致勃勃的小人儿,他的眼角微微上挑,勾勒出不似人类的妖冶,乌黑浓密的睫毛,宛如描出来的一般,饱满精致的薄唇,色淡如水,美丽妩媚,却凛然生威,透着一股傲视天下的强势。

乌黑的湿长墨发不知在合适竟然全然干了,如绸缎般光滑柔软,无限慵懒的披散在他的背部及两侧,简直可以用娇艳欲滴来形容。

就那么望着苏离洛不说一句话,真是让人摸不清楚究竟是反对,还是赞同。

凉薄的唇角也因为听见她的措辞忽然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不置可否的看着对面这个小人儿。

她倒还是什么话都敢蹦出来。

“美人出浴?”男子眼睛一暗,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人儿。

这让苏离洛有些莫名觉得有些心虚,咳咳,措辞措辞。

美人儿这其实还是挺符合他的不是?

不过这个也就心里想一想,万一这腹黑男人突然心血来潮,把她像上一次一样定住了,那多尴尬,丢脸丢到刘姥姥家去了。

苏离洛不由得悟了捂脸,天生风骨傲然的她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怎么能收回呢!

“美人儿,美人儿,顾名思义就是那些长相妖孽,又相貌俊逸,才德出众的男子。”

“同时呢也喻君上、品德美好的人。”苏离洛一本正经的说着。

什么叫做一本正经的说瞎话?

这就是。

瞅瞅,跟着学着点。

“没记错的话,某人似乎也是这么喊西杰的?”男子俊秀眉头抖了抖,望向这只坏水的小狐狸。

“呃……有吗?有吗!!殿下是不是记错了?我何时喊过。”苏离洛一脸无辜的表情,表示自己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虽然她是说过这个,但是这种事情打死也不能承认啊。

“喔?那可能是本殿记错了。”

听完这苏离洛悄悄默默的吐了一口气,挺好,不记得了就好。

“刚刚本殿下被你看光了。”看见对面的这个小人儿,秦修言眼眸划过一丝戏谑。

“看光?看光什么?我哪里有看光,你唔这么严严实实的,我看个毛线看。”苏离洛白了某人一眼。

这算是看光?

那现代的比基尼算什么?这男人还真是小气,再说她又不是故意看的,说的她很色一般。

不会就因为这样就赖上她吧!

“毛线?”

“呃,这才不是脏话,毛线、毛线就是头发,头发。”苏离洛表示很无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所以美人儿你是不是也该给本殿来一段美人出浴图?”

“什么?”她没听错吧,喊她美人儿。

毛线搞什么。

“因为我被你看光了。”男人学着某人的动作讲话语全数还给某人。

偏偏咬住这几个字不放手说着,就像是一个得不到糖果的孩子一般誓不罢休。

两人之间的话语如同踢皮球一般,你传我,我传你。

“不就撇了一眼吗?”

“那你也给我撇一眼?”

苏离洛一噎,她怎么有一种狐狸露出尾巴的感觉?

她怎么感觉越来不是这男人的对手了?

“不就是撇一眼吗?怎么?”秦修言故意在撇上面发出重音,暗有所指的看着苏离洛,唇角含着暧昧的笑容。

雾草。

她被这个妖孽调戏了。

貌似这男人做这种事情,说这样的话貌似是越来越顺口了,莫非说都是自学成才?

起初还是一个会害羞的妖孽,为毛现在就变成这样了?

她才不信。

……

“好啊,那就让殿下好好长长见识?”苏离洛眸光隐晦而复杂。

说完她微微的侧下身子,从斜侧面忽然伸手环住了秦修言的身子,轻轻嗅了嗅那清淡的沉香味。

“好香啊。”

说完还将手指放在了鼻翼,做出一副享受的样子。

小样儿,跟她比,你还是在修炼几年去吧。

暧昧缱绻的话让秦修言黑眸中猛地巨浪翻滚,又转瞬趋于平静。

如今他对她的感觉如今是越来越异样了。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是什么,想让她靠近同时又……又……

大多是还是期待多一些,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张牙舞爪出口成脏的小家伙已经走进他内心了吧!

“姑娘家,要矜持。”

“秦修言你何时把我当过女子。”她漫不经心的在男子耳畔说了一句。

语气中还略微的带着委屈的气息。

这语气让秦修言搭在衣袍上白希却又修长手指忽然一颤。

苏离洛趁机一松,笑颜如花道:“殿下那我要沐浴咯。”

说完慢慢大大嘞嘞在他身边解开衣襟,丝毫没有所说的尴尬,仿佛不知道自己是女子一般,自然也不会知道男女有别。

而后果是某殿下再次落荒而逃,哈哈哈~她就知道一出这一招某人就会出现此刻的状况。

这妖孽,你好生跟他说,他非气的你半死,若是你不按照常理出牌,他却会想一个打慌了的兔子,落荒而逃。

只是这次比上次好多了,起码脸颊耳根子不会在泛红了。

而悠闲在湖水中畅游的某人,乐滋滋的哼起了小调子。

……

然而苏离洛不知道的是,逃离的某殿下其实在她环住他的那一刻他脸色红了的,耳边也泛起了一丝可疑的红云……只是被他强生生用黑魔力压制了下去。

“这就是情?”他抬头微微望向天空喃喃自语,在他的世界中还从未有过这种东西,他是不懂,可是却跟着这个小人儿的同时慢慢的同化着,一点一点有些不向他了,这么多年,他的心一直冰冷着,在那一瞬间,莫名其妙地动了…….

起初他不愿意相信,可每一次……却又让他不得不信,看向远处湖泊那个渐渐模糊的身影,他突然笑了起来。

从没有杀她那一刻开始,不就早已沦陷么?

……

而还在一旁放松的苏离洛,浑然不知道某人的转变,她沉入水中,感受着身上的清爽和新生。

身上如冰玉般的肌肤,皮肤白希如凝脂。丝丝墨发在水中摇曳着,漂浮着,长及脚踝。

眼眸似璞玉,似明镜…

眉宇间王者风范也完全展露出来,凌于九霄之上,将万千河山踏于脚下。

一双眼瞳似要滴出水来,双目犹似一泓清水。

眸被黝黑亮丽的黑眸掩盖着,浓密卷翘的睫羽下,瞳眸光彩流溢。

苏离洛感受到自己的灵力充裕着整个身体,嘴角微微翘起,本是在肩胛骨处的藏匿起来的蔷薇十字架突然显现出来,若影若现。

她自信得的风采在风中飘起。

而后她快速的拿过衣服,穿在身上,周围的水珠尽数随之飘起,蒸腾在空中,画面美轮美奂。

……

在回去的途中,苏离洛遇到了一个人。

那人高高绾着冠发,长若流水的发丝服帖顺在背后,微仰着头,背抵在深白色的墙壁上,冲着苏离洛微微一笑——不分性别的美丽,如此惊心动魄的魅惑。

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棕色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希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因为苏离洛的记忆力超群,所以一眼变看出了这男子表示在进入诺亚宿舍时开口的那名人妖男子。

这男子的长相还真是妖媚,尤其是他有一双妖治的桃花眼,一脸笑意的对着他。

一身红袍妖娆而妩媚。

若不是对他有印象,只怕会以为这人真的是一个断袖。

他今日来这里等她有什么目的。

谁知这男子对着四周环视了一周后,压低声音徐徐说道:“最近有一处四不管地带有一处森林,里面的生机减少不少,虽然是夏季,但听说哪里的树林里面却显得有些缺乏活力。”

“那里的树枝表面也出现了干枯的症状,有些新嫩的枝芽底部,更是出现了淡淡的黄色。”

“那里的地面干涸、草木枯萎,使整片森林都散发出一股死亡的气息。”

“你的手掌微微用力,听说枯枝顿时变成白色的粉末,从手掌的缝隙里面飘走。”

那人妖男子絮絮叨叨的说着仿佛是在陈述这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又像是低喃喃着什么。

四不管地带,就是东陵,北齐,南夏,西宁四国无法管制的区域,哪里集合了许许多多的不同种类职业的修炼者,那么简直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什么人、什么事情都可以碰的到。

“萧离,你不好奇吗?”男子浅浅的笑着说道。

“我只听过好奇心害死猫。”苏离洛心下一惊,她看不透此人的实力,他在她之上,她也不知道他目的究竟是什么。

他想把她引过去,但是为什么?

她很清楚,这人的实力虽然比她强出很多,但是这人妖男子身上却没有半点杀气,若是让伤害她,怎么可能环视了一下周围跟她说一大堆的话语,她了不相信这个人又这么悠闲。

这男人一直注意着自己。

“呵~还真是有趣的呢。”男子咬了咬唇角,有些含羞说着,表情也十分怪异,看着就像一个女子一般的坐待却偏偏出现在了一个男子得身上。

“有不有趣,那也要看阁下的目的不是?”

“小东西我可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是告诉你一声避免你走弯路。这么想我,我可就伤心啦!”男子如同女子一般光滑的食指放在自己的唇上,比划了下,妖娆故作伤心的说道。

说完他身子还朝着苏离洛身上渐渐逼近,有压倒的趋势。

苏离洛不着边际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后仰。什么味道,一个男人怎么身上还带有花粉的味道。

猛然,一股黑色的黑魔力雾气将这名人妖其缠绕,不能动弹。

这时,一袭黑衣男子出现在拐角出,淡淡的望着二人,毫无半点神情。

“呵~你倒还是老样子嘛。”人妖男子淡淡一笑,似乎对秦修言的出现并没有多大的意外。

“小东西记住我的名字——花瑾。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望着拐角的秦修言,人妖男子突然再次开了口对苏离洛说道。

花瑾?

不仅仅像一个女人的名字。

更真倒像是一只花蝴蝶,骚包一枚。

最后伴随着周围黑魔力渐渐消失,这名叫做花瑾的男子抖了抖大红色的衣袍,脚步生花的慢慢悠悠如同一个贵妇人一般在自己的庭院中散步,那身姿和体态那可谓是一个妖媚。

就连女子和他相比都要差了几分。

“哦,原来是美人姐姐啊?你不早说。”看着男子妖娆步伐的身影,苏离洛突然冒出来了两句。

小东西,谁是小东西,让你乱认亲戚,竟然还敢派人去试探她,真当她是傻子?

他以为她就毫无察觉不知道那是和慕容辰比赛时,那几个人幕后真正的操控者是他吗?

把她当枪使,她会那么好脾气?

这一句让花瑾脚下的步伐乱无章法,唇角扯了又扯,不知道是因为无语还是因为一旁站着的某殿下,他不在说话,挥袖而去。

只是在走过秦修言身边之时说了一句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这么做,可不是为了你。”

……

哟,看来有热闹了啊。

花瑾,之前她询问过这人的来历,然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说出来,只是知道这家伙向来喜欢独来独往,不喜欢有人打扰,一般打扰他的人都消失了。

也从来不喜欢别人说他是女子,若是听见……必然除之而后快。

苏离洛通过唇语显然也看出来了花瑾对秦修言说的话。

这么有深意和内涵的话语。

怕是只有他们两位才知道其中的深意罢。

秦修言缓缓走过看着这没心没肺的一肚子坏水的某人,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有想歪了。

随手正准备拍向他脑袋的时候,苏离洛一个机灵的转身谈过了这一结。

丫的,当她是神马。

她的头他想拍就拍的?

“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跟我一起去奥特兰克。”秦修言看了看自己伸在半空中的胳膊,无声的笑了笑。

“奥特兰克?是刚刚骚包说的地方?是不是也是朱雀被囚禁的地方?”

地面干涸、草木枯萎,使整片森林都散发出一股死亡的气息,那也只有实验才会如此大范围的。

“骚包?”秦修言重复了一声,仿佛很满意她对他的叫法。

“自然,一个男人长的跟你女人似的,不,是比女人还好看穿着一身红色,动作体态都是无比的像,不叫骚包叫什么?”苏离洛不置可否的说着,那男人简直就跟一个花蝴蝶一般,身上香气扑鼻,还学人家女孩子一般用香粉。

“蒽,以后离他远点。”秦修言负手而立,唇角不自主的勾勒了一番。

“摁?”苏离洛听着某个男人的回答,笑的有些怪异,莫非这两人搞基?

嘿嘿嘿,所以她们之间说的那么暧昧,就像是两个小情侣之间吵架了一般,处于冷战,互相气对方?

秦修言不在理会某人的天马行空,只是说道:“这一个月期间,你除了修炼炼丹术和学习咒术符咒外,其他时间我负责。”

“负责,你负责什么?”苏离洛不解的看着他。

她自己又不是小孩纸,自己难道不行?

“负责什么?负责我的衣吃住行吗殿下?还是说殿下还在因为我看了你感到愤愤不平,非要看回来?”她知道他的意思,可就是故意曲解。

“你负责我的一日三餐,我负责教你技能和黑琉璃珠的使用。”

……

“你还想不想让熊佐的筋脉恢复?”

秦修言继续you惑的道,他知道她现在最想做的便是简直出筋脉恢复的丹药出来,可是筋脉尽断后如果有这么容易就能过恢复的话,还要丹药师做什么,那干脆人人都去做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