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佳小说网 -> 巫女选婿 ->323、幻境
(上一章)红光消失的最后一瞬,若伊才清醒了。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脑子里的某一处的启蒙封印被打开了,无数的常识从封印里冲击出来,几乎淹没了她。

足足十分钟后,若伊才明白自己经历了什么。她刚刚完成了是巫女的启蒙。当初父亲背着母亲偷偷藏起了母亲留下给她的启蒙仪式,没想到她竟然会在另一个空间,另一个世界接受到了巫女的启蒙。

巫女的启蒙打开了她心中的另一个世界,同时还点亮了另一盏指路的明灯。(。)

323、幻境

从这一刻起,若伊知道了巫女的历史,巫女力量的来源,巫力的练习方法以及巫女世界的法则。?乐?文?小说

wwW.lWXs520.

COM

她成了一个真正的巫女。

启蒙这种传承的方式非常的奇妙,等于是在每个巫女的面前都展开了一个奇妙的世界,可是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的道路只能选择其中一条,选择不同的道路将得到不同的力量与能力,一但选择了你永远不知道后面会要面对些什么,也许是一条路走到黑,也许前面还有岔路能让你再一次做出决择,但永远都无法回头。

这样的选择决定这了世上几乎不会有同样的两个能力的巫女。每个巫女的能从启蒙中学到多少,最后能拥有多少的能力,能否寻找到属于自己独特的专长,那就看她自己的资质,以及自己的能耐了。

但还有一种是例外的,有少部分的巫女在启蒙之前就有一种原始的能力,拥有原始能力的巫女注定会比普通的巫女要更强大。同样,拥有原始能力就注定着她没有最开始的选择权,只能沿着这个能力的分枝走下去。而她是拥有着预知的原始能力的,也注定了她需要要这一条路走到黑。

若伊的心突然的揪了一下。

怪不得父亲会不让她接受巫女的启蒙,只怕是他早就知道巫女的启蒙对于她来说代表着什么了。她一但接受了启蒙,就会接受到巫女的教育,在巫女的眼中父亲,兄弟不过是比旁人要强一点的下人而已。没有一个巫女会全心全意的信任着自己的父亲,也不会有一个巫女会对自己的兄弟死心塌地的爱护。更重要的是,一个巫女无法忍受自己被别人控制,听人摆布,别说是父亲了,就是母亲也不行。

好简单的理由啊,就是这个理由她才会被父亲剥夺了她本该知道的真相。

就是这个理由,她才会被父亲藏到山里远离人世,简单的接受他日如一日的洗脑教育。

也正是这个理由,她完全不懂与人相处,将与哥哥们的关系恶化到了极点。

若伊捂着心蹲了下来,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膝盖,开始发抖。

她害怕了,是打心底开始颤抖了。

这还只是她的父亲小小的私心给她带来的痛苦,一但她的能力被世人所知,那她还能藏到哪里去,过什么样的日子。她太明白自己拥有的能力会引起多少人的垂涎了。

之前她没有被启蒙,拥有预知能力也只是无意间突然看到一些关于她认可的亲人一些决定命运的片段而已。

现在,她的脑子里像是打开了一道通往将来的通道,只要她愿意,只要巫力许可,她是可以随时随地去预知的世上所有的一切的。

她的这种能力一但被人知晓……

若伊的眼泪哗的一下流了下来,这种独一无二的能力一但被人发现,只怕她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会消失吧。就像父亲,完全没有拿她再当个女儿,只是拿她当成家族逢吉避凶的工具,锁在深山里不停的利用。

也是正是因为她知道启蒙后会有这种强大的能力,母亲那边不舍得放弃掉她,才会让哥哥们跨越时空大门来寻找她。而曹陌也很有可能也是为了她身上的这股力量而来的。

如果祖父知道了她有这种能力……

不,祖父一定是不会像父亲一样的,只是祖父身单力薄,只怕会被她给拖累的。

能预知又如何,救了别人又如何,世界上的事并非解决了一次就永无后患了。

她知道大哥与大嫂会生下不健康的孩子。

她知道二哥会被他最爱的女人背叛。

她知道三哥不能去做那个手术,他会受到感染而死。

她知道小哥不能去出那个任务,他会误杀他最好的战友,然后懊悔一生。

她将她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父亲,父亲强行插手了哥哥们的生活,可事实是所有人都恨她,恨她干涉了他们的生活。

如果她没有预知力,前世的她就不会落到那个地步吧。

现在,如果没有预知力,哥哥们应该会离开,回到那个世界去,曹陌也会走吧。

这样的能力只会给她带来厄运的。

若伊慢慢的将目光聚集到了自己手中那个刚从雕像上取下来的水晶球上,她知道只要将这个水晶球砸碎了,取出正中间那一块棱形的碎片划破自己的眉心,她就会失去预知力。

没了预知力,没了巫力,她还会有毒蛊之术,有团子小蓝的陪伴,有祖父的呵护,她应该还能留在这里快乐的做她苏家五姑娘。

若伊慢慢地将水晶球举过了头顶。

若伊的脑子里突然闪过苏老将军的脸,她的手一僵,脑子一下子清明了起来。

不,她还有祖父。

虽然她的预知力可能给祖父带来危险,但这些危险她都能预知得到的,并且可以帮着祖父避开。如果她没有预知力,那就无法知道祖父将会面临着什么样的危险。

祖父,那个一直真心爱着傻孙女的祖父,从她过来后,也实实在在地照顾着她,努力尽自己一切替她打理周全下半生日子的祖父,她舍不得他受到伤害。

更不能冒一点点失去他的危险。

她想要祖父好好的,哪怕是事后受到祖父的埋怨,受到祖父的责骂,她还是想要他好好的。

若伊高举的手臂慢慢的松了下来。

水晶球再一次发起光来,甚至渐渐变得透明起来,里面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吊带长裙,戴着顶黑色大沿礼帽,上面还有几层黑色的薄纱,几乎遮住了女人半张脸,只能看到那妖艳似火的红唇,以及薄纱下若隐若现如星辰般的大眼睛。

若伊不慌张,将水晶球又放到了雕像的手掌心里,“你是谁?”

女人轻轻的唱起歌来了,声音清脆如铃铛,里面带着悠长的尾音,仿佛是世间最美丽的音乐。

一曲毕,若伊半点也不为所动。

那女子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嘴角慢慢弯了:“啧,一曲巫歌千年醉,没想到对你一点儿也没有。也是,能从我设下的强力幻境中苏醒的人不简单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