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佳小说网 -> 寻师有计出师表 ->第四百八十四章 一脉传承
(上一章)张少通将棉袄拎在了手中,展开之下说道:“昱儿,穿起来。”

林缘晨便将身上破碎的羽绒服脱去,甩在了草地中,伸出两臂穿进了这棉袄中,然后又想到了什么,转身说道:“师父……要是以后牌局中又有人要杀我,弄坏了这棉袄,该怎么办啊!”

张少通一怔,显然没有想到这种说辞,哑然之下说道:“昱儿,你储物袋中布匹与丝绵如此之多,大可以再做一件!”

林缘晨瞪了他一眼,说道:“那可不一样,这一件棉袄是师父给我买的,接下来九天,我回去就做上几大件棉袄,不穿这件了,这件我要珍藏起来……这是师父给我的……爱的礼物!”

张少通又是一怔,笑了出来。(未完待续。)

第四百八十四章 一脉传承

林缘晨此时心中一片甜蜜,将牌桌上的事也忘却了片刻。`乐`文`小说`

到日落之时,两人才回到了伏魔山上,门中弟子的牌局也都结束,所幸的是,包括徐灿与裴仙儿在内,仙门中人首日之站成绩都算不错。

吃过晚饭,徐灿与裴仙儿又手拉着手要往门外出,被林缘晨当即喊住:“你俩上哪儿去!”

徐灿赔着一张笑脸道:“师父……我与仙儿……乃是小辈,为了不打扰各位师叔,早先……早先已经与魔宗管事之人另行申请了一座小楼……”

林缘晨心中一惊!什么?来了这几天原来他们一直在同居!

林缘晨正要发作,张霏露在一边对着原彻不冷不热地说道:“原彻,你看,昱吉师妹的两个徒弟真的是把师门之风一脉传承啊!”

林缘晨皱眉时心中已经酿出了一团烈火,然而紧握着筷子的手腕却被张少通抓了上来,只听他与徐灿说道:“徐灿,你俩在外住,也好,明日比试莫要迟到,早些去休息吧。”

徐灿听罢脸上浮现笑容,拉着裴仙儿头也不回地快速走出门去。

林缘晨将手中筷子啪的一声按在饭桌上:“师父!你怎么就由着他们去!”

张霏露两眼一瞟,嘲讽道:“昱吉师妹,你是他们的师父,他们当然处处都会学着师父的样子做,昱吉师妹你自己……难道还要求两个徒弟规规矩矩的嘛,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林缘晨经这话一挑,已然气急,翕动着两个腮帮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张少通微笑,俯在林缘晨耳边柔声说道:“昱儿,若是吃饱了,我们便上楼,去做你的几大件棉袄,如何?”

林缘晨又是胸闷了几息,才点点头,“嗯”了一声站立起来,正想将面前的碗筷收拾到餐盘中以便魔宗之人取走,却被张少通拉住,只见他对着张霏露说道:“霏露,一会儿将阿爹与你昱吉师妹的碗筷收拾好。”

张霏露整张脸即刻变成绿色,正要开口顶撞张少通,原彻却用力地掐着她的手背:“霏露,算了!”

之后林缘晨便花了一整晚时间缝了一件红色的冬袍与张少通配情侣装。

余下几日,两人便同进同出挨个去给门中弟子加油助阵。九日期满之时,第一轮胜负先后皆有分晓。

徐灿与裴仙儿在一个牌桌,两人默契之下在第五日便成功让一名牌友输满了两千番,由此进入第二轮的比试。

原彻,多灵,季慕星与李遥也经过九日的牌局,进入到第二轮。

吴沐霖与玉卿没有参赛,只是赔着师门中人一同前来。

至于张霏露,那便有些不幸了。张霏露的三个牌友全都是心智绝顶之人,他们从第二天就揣摩出了这初赛的原则:不在于赢,而在于先淘汰一人。

他们三人不约而同地便把打击对象定位了仙门中人的张霏露,谁叫她是张少通的养女呢?其他宗门内的人讨厌张少通,又不敢与他斗法,这种变相打脸的机会怎会放过?

经过九日身心的煎熬,在他人眼中清高傲慢实则简单纯真的仙尊养女终于被成功淘汰出局。

淘汰后,张霏露很是伤心,言说往后的日子要住在七座峰的楼内,与风御非谈心疗伤。

风御非带领的七座峰弟子,也暗中成为了其他宗派牌局上一同挤兑的对象。挤兑的原因却是令人哭笑不得的简单,只因他七座峰上的弟子个个都是天姿出众,修为更是比其他宗门的弟子要高上不少,随身的佩剑不是仙剑便是定名的宝剑,言谈举止间有一股与众不同的风度,只是出于嫉妒之心,却没有更加复杂深沉的因素。

然而七座峰在大陆之上,弟子经常外出与人打交道,要比张少通阳山上的弟子心思细密地多,并不那么轻易就被挤兑出局,九日下来,也前前后后地进入了下一轮。

本次赌会法家来了许多的年轻弟子,这些弟子在门中修为最低,才是初入门的阶段,然而在法禁的钻研上已经十分透彻,此次赌会法家的弟子工于精算,沉着冷静的风范让大陆上的修士子弟十分汗颜,经过上一轮的切磋之后,先前与法家弟子同局之人均都不想再遇上他们法家之人对局。这一次带法门弟子前来赌会的也是门中一个比较新晋的弟子,如真却没有来。

第九日过后,停赛一日,再而进行抓阄,张少通依然没有去王允凉处抓阄,魔宗之人依然又送来一张单阄,所言依然是楚天行代为抓取。

林缘晨对这抓阄一事有些猜测,心想肯定是楚天行一早就安排好的,往后肯定又是与星域内那些天缘较差的子弟比试,接而想到天缘两个字,心中颇为后怕,于是便在小楼露台内动起了小心思。

“要怎么样才不至于让别人受到像先前一样的精神创伤……”这一句话她已经问了自己十几遍。

张少通从楼下提了一壶热茶上到露台,将茶壶往几案上摆放下来,轻笑道:“昱儿,你果真认为自己天缘很高么?”

林缘晨蹙了蹙眉头,噘起嘴来说道:“师父,昱吉不敢这样以为,可是上一次那个少年的样子真的很可怕,昱吉不想输,但也不想将人逼入绝境。小玉说了,往后到决赛之前,与我一桌的人当中,就会有一个特别倒霉,我不想让那人觉得,整个牌局我都在他的脑袋上踩着脚,到时候又恨我入骨。”

“昱儿,你要走了别人的天缘,难道还不是在别人的脑袋上踩脚么?”张少通笑容更甚,“哦!昱儿,为夫懂了,你是想踩了脚还不让人知道是你踩的。昱儿你果然很淘气。”

“师父!不是这样的说法,我是说,他既然注定要输,那么让他觉得这个输是理所当然,事后回想的事后觉得也就运气差了点,并不是那种如临炼狱般的折磨……”

“哈哈,你要走了别人的天缘,就算赌会结束以后,他以后都会如临炼狱,昱儿,你没想过此事?”

“师父,那你是在责备我不该要天缘了,我当时也是不知道,我以为……就像灵气仙气一样的东西。”

“为夫没有责备你,在为夫看来,此事甚好!然而你现在在担心那些天缘被抽取的人,为夫就有些不高兴了。你大可以在牌桌上大吃大喝,随便出牌,然后等牌局结束。这便是为夫想要见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