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佳小说网 -> 巧姻缘,暗王的绝色傻妃 ->012由他们亲自恭候着他
(上一章)魔韵听到她的话,冷汗突然流了下来。

他术风还用得着自己的聘礼吗,人家看上的,可是阎烙狂的女儿,将来肯定也是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啊。

能别闹吗?

“魔韵,进府吧,别在那里站着,招人眼了。”向天佐一个侧身,对着魔韵说道。

那么多人虎视眈眈地,还有赶紧进暗王府避一避啊。

魔韵赶紧对着魔刚和另外一个魔卫,使了个眼色,三人进了暗王府。

“阎烙狂呢?怎么没见到?”这个人,他堂堂火都城主来了,好歹也得出来露个面吧?

012由他们亲自恭候着他

魔韵对着向天佐,问道。喜欢就上www.LWXS520。COM

“不知道,中午出去之后,就没回来过。”估计是在哪里玩的乐不思蜀了吧,派个人出去找找,或许能找到人在哪里。

魔韵狠狠地抽了抽嘴角,有比这两人还不靠谱的吗?

明知道他今天要来提亲的啊,竟然还出去了,出去也就罢了,竟然那么迟了,还不回来,他怎么感觉自己完全被无视了呢?

“魔韵,你进门不问术红,怎么反而问烙狂了?”向天佐拧眉,问他。

难道又有什么事情?

这回,他们可不想管了,只想安安静静地在这里过自己的小日子。

“没办法,无界那个宝贝丫头,让我带着信来,我能不……”魔韵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一阵强风袭过。

他顿足,看到了只手,已经摊在了他一面前。

他无语地看向那个刚才还说在外头没有回来的男人,他的怀里,正抱着熟睡的轻妩媚,“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信呢?”阎烙狂不答反问。

魔韵再次抽了抽嘴角,将手镯之中的信,给拿了出来,狠狠地拍在他的手掌心里。

“给。”

“你去找术红吧。”阎烙狂说了一句,便带着轻妩媚走了。

魔韵挑眉,就算他不说,他也会去找的,好不好,还用得着他好心提醒吗?

……

昇都一个茶楼之中,有关于暗王府里的‘丑’事,都被说书的传成了段子,在那边说得起劲,而坐在茶楼之中喝茶的人,也是好多。

因为有这个说书的这么一说,茶楼原本清淡的生意,却是好了许多。

茶楼老板心里头那叫一个开心啊。

“小二,这位说书先生,是从哪来的?”二楼一个包间之中,茶楼新招的一个小二,刚送上来了一壶好茶,便被包间之中的客人给叫住了。

“不知道。”小二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他就是个刚来的,可不想因为多说了几句话而被赶出茶楼去。

这年头,找个活计挺不容易的。

男子咧嘴,微微一笑,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摸出来一颗紫玉灵,放到了桌面之上。

那个小二一见到紫玉灵,两只眼睛都直了。

他就是在这茶楼里干一辈子的活,也得不到一颗紫玉灵啊,这个you惑,实在是太大的。

“你要是说得出那个说书先生是哪里人,这颗东西,就是你的了。”

“真的?”小二两只放着青光的眼睛,一直就盯着桌子上那颗紫玉灵,小声地问道。

“本公子可不会骗人的。”男人双眸幽暗了一下,回道。

敢在昇都的茶楼之中,公开说着暗王爷的嫌话,这可真是东昇国第一大笑话了。

“那位说书先生啊,我也不知道他具体是打哪来的,只是听老板说起,他来咱们茶楼里说书,不要银子,还倒贴给老板好多银子了呢。”

小二压低了声音,对着男人说道。

这年头,做事不要钱的,也只有那位说书先生了,要是换了他,把这家茶楼的生意捧得那么红火,怎么也得收一大笔银子啊。

“那他打哪来?没有人知道吗?”男人微眯了双眼,问道。

这么神秘?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等会儿,必须派人盯着才是……不,还是他亲自跟着,才能知道那个人,竟然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

“这个真不知道。”小二摇摇头,“不过,据小人所知,自从那位说书先生来了之后,二楼天字甲号包间,就被人包下了一个月,可是,小人从来没有送过茶水进去。”

他们这个茶楼,送水的小二虽然有几个,但都是分区域出来的,他负责二楼这一大片,刚好管着天字所有的包间,就从没见到有人进过那个被人包下来的甲号房。

他一直猜测着,那个房间,会不会是说书先生包下来的。

反正他都能倒贴给老板银子了,还会差包下一个包间来吗?说不定,还暗中在干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呢。

毕竟,能让昇都暗王爷的家事说得像模像样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嗯,好。”男人应了一声,“他每天都是什么时辰过来,几时离开?”

“回爷,那位先生天天天还没亮就来了,到了天黑,才会离开。”小二回道。

那个说书先生,可神秘着呢,他就从来没见到他怎么来,怎么走的,就好像每天都住在茶楼里头似的。

“爷,小人就知道那么多了,您看,这……”小二看了一眼桌上的紫玉灵,对着男人问道。

他知道的都已经说了,那颗紫玉灵,是他的了吧?

男人拿起桌上的紫玉灵,一下子抛到小二的身上,“拿去吧。”

小二急忙伸出两只手去接那颗紫玉灵,只感觉全身的冷汗都冒出来了,这要是摔碎了,那他这么多话,不就白说了吗?

不过,幸好,他身手敏捷,给接住了。

“谢谢爷,谢谢爷。”他高兴不已的对着男人道谢。

“下去吧。”男人挥了挥手,说道。

小二立即退了出去,并关上包间的门。

“云总管,属下……”小二一离开,站在男人身后的两个属下,立即想要说些什么。

“去天字甲号房,给我等着。”术云冷冷的吩咐道。

“是,属下立即就去。”两名属下应声,也走了出去。

术云慢慢地站了起来,看向那个正在下面说得眉飞色舞的男人,刚才他就测探过了,这个男人的修为,虽然跟他相比,差得太远,但是在紫玄大陆,也是少见的。

可见,这个人,不一定是紫玄大陆上的人。

但其他大陆之中,还有谁能跟爷与王妃作对,还如此光明正大,他能想到的,也只有一个人了。

君恋尘,那个已经被赶出君家,无处容身,却又多年未被抓获的男人。

没想到,他倒还敢自己找上门来。

这一回,由他们亲自恭候着他,他就不相信了,他还能像当年那番,如此轻易就逃脱了。

……

暗王府外,两名穿着简朴的女子,正等候着阎烙狂与轻妩媚的接见,等了没一会儿功夫,就有一个侍卫,出来将她们带了进去。

客厅之中,轻妩媚手中正拿着阎千绪托魔韵带来的信。

“这个丫头,总是比敏儿要懂事。”轻妩媚叹了一口气,要是在魔界的是敏儿,她肯定是不放心的,可是,是敏儿,她就放心许多了。

“再过不久,只怕这王府之中,又得办喜事了。”

无界疼爱绪儿,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了,她也只希望绪儿能够珍惜这段情缘。

“暗王府,是该多办几次喜事,来冲破这多年的平静。”阎烙狂说道。

“太后的丧事,也该落幕了吧?”轻妩媚问道。

已经有几天了,守丧之礼,也已经过了,只剩下的是太后亲近之人,去陵墓守丧了。

不过,皇上也已经选好了人选了。

后妃之中,是已经被打入冷宫的德妃与同是吴家出身的灵妃,算是彻底将吴家的面子,给打压到底了。

却也是让吴家的人,没有任何话好说,毕竟,太后的娘家人去守丧,也是理所应当的,何况还是宫中的嫔妃。

而宫女太监,也是不可少的,这些守丧之人,一旦选定,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因为就算她们还可以回来,但在陵墓待过的人,又怎么可能再回皇宫呢,就算皇上同意,其他大臣,也不会答应的。

但嫔妃又是例外,守孝三年,还是可以回皇宫的。

但即便回来,之后也是不得待见的,这辈子,算是彻底毁了。

“嗯。”阎烙狂只是点头。

聊了不一会儿,侍卫就带着两个女子,走了进来。

“属下玉真(玉华)见过王爷,王妃。”两人恭敬的跪了下去。

自从千女阁在明面上被解散之后,众家姐妹,就都纷纷自己成家立业,但也都没有忘记自己的本份,千女阁,还是紫玄大陆之上最大的消息系统。

“都起来吧。”

“谢王妃。”两人站了起来。

“玉真,你们前来面见本妃,可有要事?”轻妩媚问道。

“启禀王妃,属下与玉华,安身在了昇都城外以北的琼华领附近,近日来,属下发现有一个村庄之中,来了一伙陌生男子,占据了一个农家院子,而原来在那个农家院之中的老乡,却不见了踪迹。”

“哦?还有这样的事?”阎烙狂淡淡地问道。

区区一伙陌生男人,以千女阁的实力,随便去几个人,就能将他们给灭了,又何必到暗王府来说。

看来,那帮人,也是时候该现身了。

“是,听闻王妃正在寻找那些在昇都诽谤暗王府声誉之人,属下等才来汇报一声,只怕,那些人,正是在琼华领的那帮恶徒。”玉真回道。

“属下前去查探过几次,发现那个院子护卫极严,而且,都是强者在护卫,属下还未查探到里面领头之人是何人。”

“哼,不必查了,去放些风声,本王与轻轻,明日便要起程去落离谷祭拜岳母。”阎烙狂冷声吩咐道。

“是,属下立即就去。”玉真应声,两人便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