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佳小说网 -> 大主宰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血魔王
(上一章)如此看来,倒也真是可悲。

牧尘心中轻叹一声,不过,也就是在此时,他忽然见到大殿中的白衣女王猛的抬头,她的视线,竟是直接看向了他所在的虚空。

她的注视,让得牧尘心头一惊,要知道此时的他可是彻底隐匿虚空,旁人根本无可察觉,难道她竟然能够发现他不成?

而就在牧尘惊疑间,只见得那白衣女王站起身来,贝齿紧咬红唇,然后对着他所在的方向微微躬身,女孩略显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位大人,既然来了,就请您现身吧...”

...

...(未完待续。)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血魔王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白衣女王略显沙哑的声音,在大殿中传开,旋即引得众多高层神色微变,一道道警惕戒备的目光,立即投向前者视线汇聚处。

竟然有人在这里窥视许久,而他们一点都未曾察觉?

在大殿中那一道道紧张戒备的目光注视下,那片虚空沉寂了半晌,终于是泛起了阵阵涟漪,而后他们便是见到,一道修长身影凭空而现,然后不急不缓的落在了大殿之中。

“真是好敏锐的感知。”

牧尘现出身来,有些惊讶的看向那白衣女王,道。

他的这种隐匿,就算是大千世界中那些顶尖的大圆满强者都是无法察觉,没想到在这下位面中,却是会被发现。

“小女子天生感知敏锐,方才能够模糊察觉。”望着眼前的青年,那白衣女王却是微微一笑,言语间的却是并没有半丝女王的威严,因为她在前者的身上,能够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压迫感。

那种压迫感,让得她感到危险。

这个神秘青年,非常强。

“天神大人!”

而在此时,大殿中跪伏的那名少女见到牧尘,顿时激动的出声。

大殿内掀起一波哗然,众多高层都是目光惊疑不定的望向牧尘,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如此年轻的青年,竟然便是少女嘴中的那所谓天神大人。

“哼,你就是那胡作非为之人?”

不过,在那惊疑中,忽然有着冷笑声传来,只见得那面目阴翳的老者,正阴沉沉的盯着牧尘,喝道:“你可知道你惹来了多大的麻烦?竟敢屠了一座城的血邪族强者,到时候他们盛怒之下,我们都得给你陪葬!”

牧尘微偏头,扫了那老者一眼,笑了笑,道:“看来不管在哪里,都会有软骨头的叛徒。”

“你说什么?!”那阴翳老者勃然大怒。

他的声音刚落,牧尘的身影便是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老者神色一变,双目深处血光涌动,磅礴的力量犹如火山一般自其体内爆发而出,就要一掌拍出。

咔。

不过,就在他浑身力量喷薄的时候,一只修长的手掌却是犹如穿透了空间,直接无视了他浑身的力量防御,直接是犹如鹰爪一般,将他的喉咙抓在了手中。

牧尘手掌微抬,便是将那阴翳老者举了起来,不管后者如何的挣扎,都是撼动不了他的手掌丝毫。

“你哪有资格和我说话?”牧尘冲着这阴翳老者笑道,他的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鄙夷与厌恶。

阴翳老者的面色终于是在此时变得恐惧起来,因为他也是察觉了出来,眼前的神秘青年,究竟有多恐怖了...

“放开我!不然的话,血邪族不会放过你的!”阴翳老者挣扎着说道。

“放心,你还没资格让我来动手。”

牧尘随手一甩,那阴翳老者便是倒射而出,狠狠的射在一根石柱上,整个人都是深深的镶嵌了进去,而且,一股强横的力量将他捆缚,令得他根本就挣脱不了,只能镶嵌在石柱上,成为观赏之物。

大殿内,众多高层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那大国师乃是仅次于女王的强者,然而在这个神秘青年的手中,却是犹如蝼蚁一般,毫无反抗之力。

其他数位国师,也是面色惨白,不断的后退,不敢直视牧尘,生怕也是成为下一个。

大殿内一片寂静,牧尘目光扫视开来,而凡是与其目光对视者,都是噤若寒蝉,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牧尘的目光,最终停留在那那白衣女王身上,而后者那明眸,则是并不畏惧的与他对视。

“先前还以为这世界真有最后的庇护所,没想到也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坑。”牧尘冲着那白衣女王一笑,淡淡的道。

先前他已是知晓,这座城邦,看似是最后的庇护所,但却是每年都需要亲自送出数百万的子民,让得他们成为血邪族的血食,任人玩弄。

似是听出了牧尘言语深处的一丝讥讽,白衣女王俏脸也是微现苍白,眸子中掠过一丝羞愧之色。

“这位大人...女王已经尽力了,如果不是她的争取,如今我们或许连这最后苟延残喘之地都不会拥有。”大殿内,一些高层在此时忍不住的开口,为他们的女王辩护。

“你们不要说了。”白衣女王轻声制止了其他人,低声道:“的确是我无能,无法拯救大家。”

旋即她抬起头,明眸有些灼热的望着牧尘,道:“这位大人,您并非是血邪族之人,只有您才能够成为王,拯救我们。”

眼前的牧尘,实力强悍无匹,甚至足以和一位血魔皇相比,如果有着他的庇护,想来那血邪族也会有所忌惮。

听到她的话,牧尘不由得撇撇嘴,这女人显然也是将他当做了这个世界的生灵。

于是,他没好气的道:“我可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

白衣女王一怔,旋即明眸愈发的灼热,罕见的激动道:“大人您是从天外而来?”

“看来你知道一些东西。”牧尘对于她的反应倒是有点讶异,看这模样,她似乎是知道大千世界的存在。

“我看过一些古籍,说是世界之上有着天外天,而天外天的强者,足以抗衡那些血邪族的强者。”白衣女王说道。

大殿内,其他的那些高层也是眼神火热,激动无比的望着牧尘。

牧尘瞧得他们的那种目光,刚欲说话,神色忽然一动,抬起头来,望着天际遥远的方向,道:“找麻烦的来了。”

听到牧尘此话,其他人还不明所以,但白衣女王的俏脸则是忍不住的一变,明眸之中,掠过仇恨与一丝惧色。

而就在牧尘的声音落下后不久,所有人便是见到,这片天地开始变得昏暗下来,甚至连天空上云层,都是逐渐的化为暗红色彩。

整个天地,都是弥漫了血腥的气息。

“糟了,是血邪族来了!”见到这般变化,那些高层顿时色变,脸庞上浮现了浓浓的恐惧之色。

而此时,这座辽阔的城邦中,也是变得混乱起来,无数原住民恐惧的望着血红的天空,他们瘫倒在地,发出绝望的声音。

在这个世界上,血邪族的出现,是最让得人恐惧绝望的事情。

在那无数的绝望目光中,遥远处有着大片的血云呼啸而来,最后出现在了城邦的上空,血云中,露出了无数道血红身影,目光凶狠而狰狞。

在那最前方,血云散开,露出来四道魁梧如魔神般的身影,他们双臂抱胸,阴厉的眼光扫视着那巨大的城邦,强悍的压迫,自他们的体内席卷而出。

“竟然来了四位血魔将!”

瞧得那四道魁梧身影,大殿内,那些高层顿时面色惨白,所有人眼中都是有着恐惧之色流露出来,血魔将,即便是他们的女王,都只能应对一位。

牧尘的目光,则并未在那四位血魔将的身上停留,而是望着他们后方,双目微眯。

而在牧尘的注视下,那四位血魔将忽然恭敬的退开,于是,他们身后,有着一道血红王座出现,在那王座之上,一名红袍白发的身影,懒洋洋的斜靠着。

当这一道身影出现的时候,大殿内所有的高层都是索索发抖起来,眼中的绝望再也掩饰不住,甚至一些都是开始瘫倒下来。

即便是连那白衣女王,都是玉手紧握,娇躯轻轻颤抖了一下,艰难的道:“连血魔王都出动了吗...”

“血魔王吗?”

牧尘凝视着那道身影,这就是血魔王吗?按照他的感应,这血魔王的实力,竟然与北域的紫云真君等人相仿,都是堪比触及天至尊的强者。

这种实力,已经开始足以让牧尘正视了。

与此同时,那血红王座上的白发身影,低头望着这座大殿所在的方向,那眼神中漠然,犹如是在看待一群待宰的牲畜。

下一刻,他那不含情感的声音,也是在整个天地间,响彻而起:“将人交出来吧,这一次,为了惩罚,本王将会带走一千万血食。”

他的声音回荡天地,顿时让得城邦中响起了无数绝望之声。

大殿内,所有的高层都是索索发抖。

“桀桀,你们之前不是很得意吗?”而在他们恐惧间,那被镶嵌进石柱的阴翳老者,则是大笑起来,眼神狠毒的盯着牧尘。

一些高层,也是颤抖着看向白衣女王,道:“陛下,我们应该怎么办?”

他们偷偷的看向牧尘,显然隐隐有着要将后者交出去的念头。

牧尘则是面带微笑的望着这一幕,也不说话,只是盯着那白衣女王,想要看看她如何抉择。

大殿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是盯着白衣女王,而后者也是在此时玉手紧握,娇躯颤抖着,旋即,她深吸了一口气,丰满的胸脯微微起伏。

她明眸缓缓的扫视开来,轻声道:“各位,你们真的愿意这样苟延残喘,任由他们将我们当做牲畜一般的圈养起来吗?”

所有人都是眼睛通红,他们颤抖着身体,对于血邪族,他们如何不是无比的仇恨,但那种绝对的力量,却是足以让得他们绝望。

白衣女王继续轻声道:“不管你们如何想,但是,我已经不想再亲手将我们的族人当做牲畜一样的交出去任由他们吞食了...”

话到此话,白衣女王的俏脸陡然变得凌厉果决起来,她美目扫视众人,沉声道:“所以,这一次,我不交人!”

大殿内,所有人身躯都是一震,然后眼神复杂的望向牧尘,他们如何看不出来,这一次,女王竟然是将所有的注,都是下在了这个陌生青年的身上...

如果输了,他们一族,恐怕将会彻底的灭绝。

牧尘同样是有点惊讶的看了这白衣女王一眼,显然也是为她的果决所惊诧,毕竟这种抉择,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

于是,他深深的看了后者一眼,道:“这血邪族中,还有比血魔王更强的存在吗?”

白衣女王摇头,沉声道:“血邪族中,共有六尊血魔王,他们就是血邪族的主宰。”

“这样么...”

牧尘轻吐了一口气,然后他便是在那众多高层的目光注视下,转身走出大殿,与此同时,他的声音,在大殿中传开。

“那以后他们就只有五尊了。”

...

...(未完待续。)